电话:0755-82969009
企业动态/媒体报道/设计三人行:浅谈室内设计创意

2014-04-23设计三人行:浅谈室内设计创意


      前言:

      由深圳A963中华室内设计师网、时代空间杂志社共同举办的设计三人行活动于4月份在深圳举行。本次活动共邀请了尚邦设计潘旭强潘东冬、辛视设计辛军、朗昇设计袁静共四位资深设计总监,历时约120分钟,大家围绕室内设计创意这一主题,就当前室设计行业的发展趋势、行业状况,以及室内设计创意高度、创意来源与创意要素的畅谈了自己的精辟观点,每位设计师还从自己多年的工作经验中总结别墅设计、商业设计对创意要求,以及寻求创意的方法、感受等。下为本次三人行交流活动的主要内容。


      栏目编辑:余京,特邀主持:潘旭强

      嘉宾设计师:

      辛  军:深圳市辛视设计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袁  静:朗昇设计 设计总监

      潘东冬:深圳市尚邦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设计总监




      余京:创意,是室内设计的核心,没有好的创意,也就没有好的室内设计作品,没有创意的设计师也不是一位优秀的设计师。在我们生活的环境中,我们每时每刻都可以感受到创意的存在,大自然的创意、人的创意层出不穷。我们也每天都可以听到“创意”这个简单的词汇:创意奖、创意产业、创意方案、创意空间、创意婚礼等等。

      创意表现在室内设计中尤为重要。中国室内设计的这几十年的发展,逐步开始追求一个创意的表达和实施阶段。在未来,创意也依旧是设计行业的主旋律。本期《三人行》栏目邀请到几位设计师一起来聊聊有关室内设计创意。


       潘旭强:首先欢迎几位设计师和媒体工作人员的到来,今天我们所说的话题是关于创意的,首先我不想把创意分得太详细,我们可以就创意在整个设计的一个方向跟它的作用性以及创意目前在行业当中是怎样的状况,我们大家可以就各自的理解共同探讨交流下。创意在设计行业领域非常重要,这是我们大家都清楚的,好的设计作品必定也是有好的创意在里面的。就我了解,在夜场设计中,这点更加明显。袁工和辛工两位本身就是做夜场设计的,首先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


      袁静:我感觉是,目前在中国创意不仅是室内设计需要,在别的行业也是迫切需要的。短短的三十多年改革开放,让我们接触了很多新的东西,包括计算机、汽车、手机等,这些都是从欧美那边传过来的。欧美走过了几百年的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而目前,我们是在短短的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接触别人几百年发展起来的文明。当初我来深圳的时候,感觉什么都是新的,在这个环境中,自己也在迫使自己不断地提高自己,在做设计的过程中也是在不断地反思之前自己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创意都是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目前,我们的生活已经改善了很多,但是跟国际上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差距。但是,也要肯定我们目前取得的成绩,老百姓的生活也是得到了改善。只是说,时尚流行的和表面的符号性的东西看得太多了,慢慢地就让人们觉得应该做一些真正的自己的东西。2011年,我参加过学会的年会,好像又陷入了另一种符号一样,年会上的分享的作品95%都是中式风格的,可是,这种中式风格的东西又好像是符号化的、表面化的、形式化的,类似这些作品特别多。


       潘东冬:就是说少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更多的是流于表面和形式的东西。

       袁静:是的,少了一些有高度、有深度的东西。我感觉还是要从人的生活质量的改善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上来动脑筋,真正去做到“以人为本”,而不是简单地追求东方的东西,这些都是符号化的。


       潘东冬:在商业设计中,创意表现在了很多人们觉得很重要的空间上,而有很多地方没有太多人去注意,而实际上这些地方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地下停车场。到现在为止,我没有见过几个地下停车场的标示性是非常清晰的,很多都不够人性化。我去很多的地下停车场,进去的时候始终是先看电梯在哪里,然后又要考虑怎么走到某个区域,好像没有太多人会设计,也没有人会想到那么多。实际上,完全可以结合标示,结合色彩,结合图案,把整个不同区域分区来搞清楚,比如说,离地面越深,颜色就越鲜艳,给人一种从上往下的心理提示。就目前来说,好像没有太多人去注意这些东西。这些创意的东西在这些看似不起眼的方面可以下点功夫,这也是“以人为本”的,让人从进入地下停车场开始就进入到了一个氛围当中。现在的停车场设计感觉还是脱节的,当我们进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就让人迷乱了,感觉和外面是两个世界。


     袁静:确实像你说的这样,在深圳,只有几个大的商场才比较清晰,比如说万象城。其他的下去了找车都找不着。

      潘东冬:对,其实我们设计的东西应该在这上面花点功夫,就目前来说,太多的东西被忽略掉了,而这些忽略掉的正是“以人为本”的体现。

      辛军:中国的设计产业现在处于一个初始阶段,很多东西的落实需要有基础,在我们的生活还处于一个基本生活水平的时候,人们就没有渴望太多的创意的东西,最开始,人们都在关心吃饭的问题。如同你们刚说的,中国发展的时间比较短,虽然时间短暂,但是我们的发展速度还是挺快的。欧洲早在一百多年前就开始有高质量的生活了,他们有豪华的汽车,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拿得出手的汽车。

      潘旭强:我们是先模仿。


      辛军:模仿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我们没有经历过一些东西,就要先学,在学的过程当中去进步。我大概是1993年接触这个设计行业,当时很多公司刚刚进入中国,像梁志天这样的接触设计几十年了,我们才多少年?几年到十年,别人几十年所积累的东西和我们接触十年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他们有条件去玩创意。当我们的生活经有了某些经历的识货,我们才有能力去玩创意。我们现在所谓的“创意”,都是很商业化的。刚刚你们提到商场地下停车场的设计问题,里面好多东西是非常商业化的,比较有知名品牌的大公司接过来,别人不管公司是不是做这个东西的,是不是这个专业。刚刚提到地下停车场非常有意思,现在的地下停车场往往进去都是灰蒙蒙的感觉。每次我进入地下停车场总会有一种让人心灰意冷的感觉,没有亲切感。我们看过一些西方的设计,他们在停车场设计中通常是把标示色彩斑斓地表现了出来。

      潘东冬:西方主要是用涂料,第一,主要是涂料便宜;第二,他们在整个色彩的表现上可以有很多东西出来,带来有很多不一样的效果。

      辛军:他们也是经历过这样一个积累的时代的。


      潘旭强:目前的状态是,设计行业才刚刚开始,刚刚举例子说停车场,是在说明我们还没有完全填满整个生活空间。创意是人对每样事物的理解以后再提炼出来的,有些领域还没有填满,还需要时间。我做设计相对早点,1997年开始做,做创意首先是要有兴趣,到目前经过十多年的积累,才能去慢慢把我们想做的案例融合进去一些创意的东西,刚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我们的阅历不够。但是随着设计师生活阅历的慢慢增加,有创意的设计也会慢慢增多。现在,我们可以更多地将我们所掌握的信息进行加工提炼,然后提供给客人,为客人服务。我举一个例子,我2003、2004年的时候,我做设计首先从房子入手,我经常会想,一些小房子怎么做才会有不一样的感觉,首先要找到能接受自己的理念的客户,其次要考虑有没有这样的户型。我本来家里有房子,但是我后来自己买了一套一房一厅的房。我就做了很多的改造,做了天台花园,做了酒吧,做了乐器房等。房间很小,但是我做了一些处理后,整个空间就让人感觉很舒服。我意思是我们设计中的一些创意是在生活和经验的提炼,很多是在尝试中获得的。没有生活积累,你的创意是不成功的,对客户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袁静:创意不仅仅需要灵感,我们需要一些理性的思维去慢慢把它实现。


       潘旭强:我们经营公司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刚毕业的同学,他们分两种。一种是很保守地去做,完全没感觉,另外一种是有想法但是不符合现实的做法。要我选择的话,我宁可选有创意理念在里面的,像这样的人,即使他们很多想法不符合现实,但是等到他们有了一定的生活阅历之后,就是很多不错的创意点子。所以创意的前提是有生活阅历,有你的基础,然后再去演绎出来。

      袁静:我们大多数人现在也是在经历这个积累过程。

      潘旭强:对,这个很漫长。只要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创意的点子就会很自然的呈现在我们的脑子里。创意灵感的获得有时候是不经意之间的。或许哪天早上起来就会找到灵感,或者放下手上的事去咖啡厅坐坐看看杂志就会产生灵感。这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思考项目的重要性,我们一直在考虑,所以我们的思想和积累的经验会反馈出来,不是说我们是天才,什么都不经历就产生了灵感。如果说的比较唯心主义点,灵感可能是上天看我们辛苦就给了我们灵感。灵感是一刹那的,但是积累的过程是漫长的。


       潘东冬:我们现在讲的创意,除了室内设计本身的设计之外,已经不再局限于一个天花、立面的处理。可能还需要抽离出来从另一个高度去看这个创意,包括主题和卖点。设计中的创意,除了影响室内设计本身之外,还可能改变人们的生活模式,或者给人不一样的体验,小到一个产品,大到一个住宅空间,或者商业空间。我看过一个节目,大家都知道菲力浦?斯达克,他既做产品设计也做室内设计。他就教一帮学生,他仿造的就是国外的那种节目,每期有不同的学生,每一期节目就选择一个人。有一个女学生,她做工业创意产品,她做了一个水表,这个水表可以帮你算出来每天用了多少水花了多少钱。我觉得这个创意就是非常好的创意,菲力浦?斯达克是那种个性很鲜明的人,很多人被他挑刺,但是看到这个创意之后,他就说,你这个东西可以直接去申请专利。因为这个真的是“以人为本”的创意设计,可以让人知道自己每天用了多少水花了多少钱。从环保上说,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用水的模式,这已经不仅仅是产品本身好不好的原因了,而是有一个深层次的东西在它背后。

       辛军:这个是功能上体现出人性化的创意设计。

       潘东冬:是的,这个东西出来之后,除了设计本身给人美观之外,再功能上也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模式和工作模式。


       辛军:这个实际上就是环保的理念的实践,这个设计是在提醒大家去关注环保,提醒大家节约用水。刚你讲的这个创意其实是功能上的,你刚说的停车场的例子也是如此,停车场其实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但是我们现在的环境可能就是一个商业设计为主导的环境,设计师接过一个项目,首先可能考虑的就是大堂、洗手间、走道,而把停车场给忽略了,很多人第一步经历的反而是停车场。

      潘东冬:商业设计牵涉到的部门很多,做结构的,做室内的,做景观的,做水电的,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做难免会有忽略的地方。建筑做完之后,觉得其中某个方面是室内设计师做的,而室内设计师又觉得这块不需要自己做。

      辛军:这是一个盲区,这点在国外分得比较清楚。

      潘东冬:国外很重视这块,他们的模式很完善,中国香港也是如此。


      袁静:国外每年都会有一个创意的评比,我看过刘小康的一个演讲,去年的一些获奖作品,都是那种很小的,但是确实能够解决人们实实在在的生活问题的设计,成本也很低。比如说,用那种东南亚的竹鞭做的灯具、或者一些包装袋、保鲜袋等,这些都是一些很小的东西。

       辛军:我们的创意都是为了生活,不涉及“大”和“小”的问题,就如刚说的水表的问题,真的很贴近生活。

       潘旭强:从我们做室内设计的角度来说,创意很多时候需要我们换位元去思考,这样灵感创意容易出来。

       辛军:你们说的都是空间的创意,像我们做娱乐的,公共空间的创意发挥的空间可能更大一点。

       潘东冬:道理是一样的,你们做夜场设计,我们做别墅设计,总有一个东西可以让我们跳出来,然后在另外一个框架、主题下把我们的创意融进去,然后铺展开。比如说,你有一个主题,做酒店设计也好,KTV设计也好,有可能你会放一个主题进去,然后根据这个主题再去发挥,这就是说我们做的不是一个局部的创意,而是跳出来围绕这一个主题去服务。比如说,我们有个项目很有意思,是以苹果为例子,甲方那里是一处海滨别墅,资源是非常稀缺的,面海靠山,可能有十几二十栋,我们去谈的时候,这个客户的想法是希望有点中式的味道在里面,然后有点像普吉岛度假酒店那种风格,这个客户对建筑也了解,他也能接受一些新的东西。我们在考虑的时候不是从具体的平面布局来谈,而是希望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去谈。我们想要一个什么呢?我以苹果为例子,苹果做一个手机出来,三星、摩托罗拉都在做,为什么大家都去买苹果呢?苹果公司做一个产品不是为了迎合一些人的需要,而是通过做一个产品出来去改变人们,让用户去接受他们。我就想,我要在我帮客户做的这套别墅里面加入点有特点的东西。所以考虑就给他定了一个主题,这个主题可能是一个“Party”,有多功能厅,有影视厅,有Spa。客户希望有派对的氛围在里面,那我们就想,可以将这个派对进行放大,变成一个主题,变成一个卖点,也就是说,去改变住进来的业主的生活模式,而不是去迎合住进来的人的生活模式,并且有可能将工作和生活进行很好地结合起来。因为这个派对牵扯到很多,比如说你开Party狂欢也是一种,然后有球赛大家聚在一起看,这也是一种,也可以把这个地方借出来给别人做一个品牌的交流会用,也可以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小型聚会,或者是跟同事、客户之间的一些主题的交流,它有很多不同的场合、氛围在里面。那我们怎么把功能性放大?我们单独拿出一间将他放大,可以加入一些智慧的科技的元素在里面。比如说,电梯可以跟香港W酒店那样,地面是一个LED屏,有客人来的时候,在上面可以写上欢迎语,早上起来的时候,写上“早安”,可以中文,也可以英文。这些智慧化的东西让人进来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这是一个以派对为主题的空间,可能会吸引到一部分人。客人住在这里就会感觉到在这里除了有很好的生活资源之外,也有很好的适合开派对的生活模式在其中,而且这种生活模式可以改变他的某些生活习惯,可以把工作和私人生活结合得非常好,我觉得这样跟甲方讲就会比单纯讲平面怎么布局来得有新意些。因为其他的设计师也是在做这个东西,浴缸放在哪里,大家都在这么做,太拘泥于一些以前的东西了,完全可以跳出来的,虽然这些甲方很多都是年纪比较大的,但是他们也都愿意拿出一两间去尝试放一些新的东西。


      辛军:现在的商业设计确实需要卖点,就像你说的,我们需要的也不再是基本的东西,而是需要一些更新鲜的东西去吸引别人,这个不仅是设计的创意能力。

      潘东冬:就像夜场的某些东西,就相当于改变某些体验。我相当于是把功能性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放大,作为一个卖点。

      袁静:这种创意以后应该是主流。

      潘旭强:创意也分大和小,大的是功能化方面的,小的就很局部的造型、色彩搭配等。

      袁静:这就是“提升”,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提升。


       潘东冬:我认识一个长辈,他原先是演员,和刘晓庆一起拍过《芙蓉镇》,在片子中饰演她的老公。他娶了一个老婆,是比利时人,是做珠宝的,俩人住在北京。他们租了一个庙,这个庙就是四合院那样的,是二级文化保护遗产,他不能大改,他拿来用,就是把工作和生活结合得非常好,把那里租给别人开品牌发布会什么的。他可以很私人,也可以跟工作相结合,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建筑的功能的特点,然后放大,做成了一个公私结合的空间。就像你们做夜场,也有这样的因素在里面。

      潘旭强:大家在自己的设计经历中,有怎样的创意实践的?

      袁 静:我们在做欢乐颂KTV设计时,这个项目是客人第一次投资,所以显得比较保守,在设计中能省则省,做第二次提升品牌的时候,我就做了十五个体验式的主题KTV设计房间,这个在当时的市面上应该还是没有的。不同的房间有不同的国家的氛围在里面,15个房间,就有15个不同的主题房间。比如说,西班牙房,就以斗牛士等元素表现,将这种国家的文化融合进去,天花是三个女人跳舞的照片,整个看上去看新鲜。这是一种功能性改变,有一种体验式的创意在里面,这种创意也使他的经营得到了改善。


      潘东冬:创意首先是提高到一个高度,然后安排一个主题之后,升华到更多的细节之中。

      潘旭强:这就是定位。

      袁静:很多人看到这个之后觉得有意思,说下次还会来体验。

      潘旭强:这就是利用人的心理,体验完一个之后,还会想体验第二个,一共15个,如果可以,他们愿意每个都去体验下,这对经营者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袁静:是的,我们有个KTV设计项目,便是钻石为主题设计,如刚说的那样,把一个主题做到极致,包括茶几的形状,天花的形式,都以钻石的这种折面去做。这也是一种实践,我总觉得,创意是需要结合项目本身的,不能过于天马行空。


      潘旭强:在为客户提供设计服务的时候,把客人的需求以及最终的结果给他,只是在创意的过程中,我可以去添加我的创意元素在里面,就像一个歌手,他们第一场碟子往往是最好听的,到了中期,有了一定名气之后,他会很商业化,你会发现,在十来首歌曲的专辑里面,有两首是我们最喜欢的,这就是他们的灵魂。我们做设计也是一样,要有一个比例和一个平衡。

      袁静:在目前这个市场来讲,十来个项目有一两个让自己满意的项目就不错了,知名度越来越高的时候,设计师的把控能力也越来越高。比如说,我们做了一个场子非常成功,新的客户来找我们的时候,只要是在他们预算的范围内,他们就会说,你替我把控吧。

      辛军:刚袁工说的欢乐颂KTV我去过,确实挺好的。现在的夜场都走到内地去了,你会发现内地的总体挺落后的。很多客人都会到深圳这些地方来考察。深圳总体的东西把控得比较好。创意,有时候不仅仅是设计上的成功,有时候是经营者把控的成功,首先客户对你的信任度提高了之后,给你的创意的空间就大了一点。要做好这么一个点,当你得到信任度之后才会有空间去做创意。这个也是自己去争取的。刚刚我们说,做夜店,天马行空也是表面说的,很多都是非常严格的,比如说消防的,就需要把控得非常严格。


      潘旭强:上海、北京是最严格的,这个限制了我们在材料上的发挥。

      辛军:虽然我们中国在拼命控制安全问题,但是安全的装饰材料非常缺乏,要出新的安全的能够达到防火的要求材料才行,所以我们做娱乐的时候,拼命控制,但是发现能用的材料太少了。除了石膏板,连玻璃都不方便用,玻璃还有个木的底,所以很多材料都是铁皮、砖、不锈钢,全部是不燃的材料。2003年的时候,消防监管没那个严格,那个时候只要是能想到的,都可以用。现在就不行了,设计师的手法也都收敛了点。KTV慢慢就有了商务酒店式的感觉,这个本身是行业模式的影响。

      潘旭强:大家的室内设计的创意途径是怎样的?创意怎么来?

      辛军:我想还是源于生活,比如说,偶然看到一个小孩吃的巧克力的颜色,然后就可以运用起来,作为一个点延伸、运用到设计中。再有,我们看电影,看到非常好的电影的空间的场景,有时候也会给我们启发,然后用到自己的设计中。我感觉灵感的来源是一个点的东西,而我们做设计已经具备了基础,我们做一个什么空间,是在基础的东西具备的时候再去找一些元素,巧克力也好,花也好,民族文化的东西都可以。

      潘东冬:我觉得就是多看多想多体验,就会发现一些细节的东西,这些东西都可以给你灵感。


      潘旭强:大的想法都一样,需要从生活的细节去发掘,我跟同事往往这么说,下班回家看电视可以,要看一些好的电视,看看好的电影的背景,包括我们去哪里,看什么书也好,生活的每点都是值得发掘的。就看我们如何去运用,所以我觉得发掘很重要,多去关注细节的东西,换位思考,然后转变成我们设计师要的灵感题材。我们是室内设计,但是包括平面、服装都可以给我们影响。很多东西在艺术界里是通用的。很多大的设计师,可以去做工业设计、广告设计、珠宝设计、服装设计,他把他的知识已经灌输在自己的脑子里了,随时都可以发掘出来,这是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积累和不断学习才能实现的。

      袁静:创意的获得要靠平常多接触生活周围的东西,比如你阅读的书籍,然后结合自己的项目,创意要想到更深一层,可能是别人没有做过,自己以前也没有尝试过的,但是这个东西要经过理性分析。

      潘旭强:要过滤出来,再才去使用。

      余京:现在创意也分很多不同的层次,有的创意可以直接用到设计之中,但有没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我们觉得某个东西非常好,我们也过滤过的,会不会出现客户接受不了的情况?

      潘旭强:有这样的情况,但我觉得,我从业这么长时间,我的客户已经达到一定的层次了。第二,客户来找你去为他做设计的时候,他就会信任你,这种信任是在沟通为前提之下的产生的。我刚接触一个别墅设计的客户,我跟他的接触很简单,他把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很信任我,但是我会把重点的东西和他先沟通,给他大方向的概念,细节不会去跟他沟通太多,作为我们来说,我们要给他一种生活方式,我们很清楚。我要给他创意,首先我要了解客户的性格,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行不行。


      辛军:这就是一个创意的平衡点,你这个新鲜的东西是什么东西,跟我要用的地方怎么去找到平衡点,在我理解是这样的。

      袁静:我想引用一个电影的事情来讲,就像我们一直在做动画片,《功夫熊猫》完全是很中国化的元素,做得我们中国人都接受。我们作为从业者本身,还需要去把事情做到一定的高度。客户有他的眼光来判断你的设计的,我们一定要分析他的心理需求是怎样的。

      潘旭强:我们尊重客户的想法,但是也不会完全按照客人的想法去做,在跟他沟通之前就已经在过滤了。

       潘东冬:总体来将,我觉得创意无处不在,就看你怎么去发掘了。

       辛军:你只有在做到更高的层次之后才会有更高的层次的东西出来,你才会想更多的突破的东西。

      袁静:认真做好自己的每一个项目,尽可能在实现自我的时候满足客户的需求。想得更深点,不要局限于当今社会正在流行的固有的风格符号。

       潘旭强:归纳下就是空间有限,创意无限。非常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栏目,谢谢!